「姐姐,妳回來了。」

 

  無視自己背後一眾人的目光,雨向我溫柔地說了這麼一句。

 

  我點點頭,迅速進入房間,並示意雨把門關上。看見男女們惡意的眼光投在雨身上,我覺得疑惑,向來這種目光只會投在我身上,卻從不會停留在雨身上。身為薇安爾一族的下任當家,想把我殺掉的人不少,這樣帶有強烈殺意的目光自然是投向我。

 

  雨這個女生,到底跟他們說了什麼讓人想殺死她?

 

  新生的吸血鬼不善於控制自己的氣息、並且長期處於飢渴,有殺意明顯地被我察覺是正常的,不過總不會醒來無端出現殺意。

 

  我蹙眉,看向獨自坐在角落的長髮男生,就他身上的殺意最為明顯,也最強烈。似乎是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他轉而望著我,目光頓時變得比較溫和,不至於想把人撕開。

 

  「既然已經醒了,我就不必要婉轉的說了。」我直接對上男生的視線,「我的要求……」

 

  「我們沒有答應妳的條件。」

 

  「嗯?」我不自覺地提高聲浪,這個男的提起了我的興趣。

 

  「這位小姐,我們沒有答應過妳所說的條件,起碼在清醒的時候沒有。」男生瞪著我,「是妳自願把我們帶回來的吧?」

 

  「你不願答應我的要求?」

 

  「不願意。」男生堅定的望著我,「我們不會答應妳的要求,所以妳可以把我們送回原本妳發現我們的地方。」

 

  「送回我就免了,我只會收回我對你們做過的事。」我輕輕一笑,這個男生真有趣。

 

  我才不會放你們走。

 

  我走到男生的面對彎下身,與他對視,伸出左手輕按在他的胸口——一陣似太陽炫目的光從男生的胸口泛開去,罩住除了我和雨之外的人。

 

  一眨眼,炫光消失。接著眾人的四肢開始抽搐,紛紛倒在地上,眼前這個長髮的男生也不例外。我站起來,看著他緊咬著牙,額角冒出冷汗,好像非常辛苦。其他人也發出哀號,痛苦地呻吟著。

 

  「我已經收回我剛才對你們做的事情,你們可以離開了。」我冷冷的說著。

 

  雨看了看曲縮在房內的各人,驚訝地瞪大了眼,又不忍地別過頭不看。

 

  「妳……」男生從緊咬的牙縫間迫出這個字,對我非常不滿。

 

  「我怎麼了?你們可以走了啊,走吧!」

 

  「姐姐……他們……」

 

  「雨,是他們要求走的,我讓他們離開,他們卻倒在這動也不動。」我沒有望向雨,「妳應該明白的,他們必須答應我的要求才不會痛苦。」

 

  無疑,這句話是說給男生聽的。

 

  話一落,我感受到我周圍的空氣變冷,黑色的皮鞋上甚至開始結霜。自然垂在我胸前的髮絲上,也出現了冷星的雪花。

 

  我微微抬起頭,看見離我不遠的雨,雙手握在一起輕輕磨擦。她應該都能感覺到我身邊的氣溫轉變,疑惑地望著我。

 

  我挑眉,手畫了個圓,所有人立即停止抽搐,耳邊的哀叫聲也消失。

 

  「還不想答應我嗎?」我掃視躺在地上喘氣的人們,最後視線停在男生身上,「只有你答應我的要求,你的能力才可以發揮到最大。」

 

  他憤怒地瞪著我,沒有說話。

 

  「我要求你們——永遠服從於我。」我揚起笑容,「只要你們答應這個要求,我不會傷害你們。」

 

  眼見皮鞋上的霜雪沒有減少,反而繼續增加,我開始著急了。

 

  「……誰知道妳是說真的?」男生無力地說道。

 

  我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如果你們不留在我身邊,別人自然會殺你們,我用得著動手嗎?」

 

  「……」他皺起眉,雙唇抿著,考慮了很久才回答,「……我和我的人都會服從於妳。」

 

  「少爺!!」在一旁從未發出聲音的人突然一同叫道。

 

  「別吵,我說了就是,」男生回頭一瞪,「不想活了嗎?!」

 

  呵,看來我沒有猜錯。這個男生,果然是小少爺喔,這裡的人,全部都是聽他的指令行事的。

 

  「你叫什麼名字?」我問他。

 

  「修恩、段修恩。」他順手比了比周圍的人,「這兩女三男都是跟著我出來辦事的,不過……」

 

  「途中就被襲擊了,我知道。」我打斷他的話,「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不知道。」他眼中浮現殺意。

 

  房內的氣溫繼續降低,並沒有停止的跡象。

 

  「想報復嗎?」我接著問。見他點了點頭,我便繼續,「以後當你控制到自己的時候,我就不會管束你。」

 

  「控制自己?」他挑起劍眉,似乎不同意我的話,「妳認為我不能控制自己嗎?」

 

  「……看來你還不清楚你的天賦是什麼……」我示意他看我的皮鞋,「我鞋上的霜雪,都是你造成的。」

 

  「你胡說,我沒有這麼做。」他狠狠的向我一瞪,「我怎能憑空製造霜雪?」

 

  「呵……所以我才說你不知道你自己的天賦。」我輕笑,瞇起酒紅色的眸子看著他,「可惜吸血鬼自身的能力不能傳給人,若是可以,我便將我的能力給你,那麼你幫我辦事就輕鬆多了。」

 

  段修恩狐疑地看著我,沉默半晌才揚起一抹笑容,「那妳說,我的天賦是什麼;妳的又用何用。」

 

  「氣溫。」我刻意頓了頓才說,「你的能力是控制氣溫,令溫度任意升降。這種能力我聽過,我相信在經過練習之後,你可以改變地區的氣候;學懂調節的話,或許能憑空產生火燄和冰雪。」

 

  「雨,妳覺得這種能力怎樣?」我問她,不知道她會怎麼分析呢?

 

  「是……偏向攻擊型的能力。」雨戰戰兢兢地說著,生怕說錯了什麼,「如果連氣候也能改變的話,應該有相對的攻擊力,可以在短時間內摧毀一個地方。對吸血鬼來說十分有利,只要將氣溫改為適合吸血鬼的溫度,活動便不會受氣溫影響。不同於『咀咒』的能力可以作出不同類型的攻擊,但使用出來威力應該不相上下……吧?」

 

  我高興地點點頭,雖然沒有完整地分析防守功能,不過攻擊方面倒是說得不錯。說到底,能與胡里荊的『咀咒』能力做比較,我還是自私的高興了一下。

 

  誰說薇安爾比胡里荊弱的?那些該死的長老。

 

  在一旁專心聆聽雨說話的段修恩,忍不住開口,「妳的能力是什麼?」

 

  我無奈一笑,為什麼他還是不肯放棄問這個問題啊——

 

  「……『日行』。」

 

 

~堅持到底是好事,不過,有時候會讓人傷心的喔。~

(2182字)

廢話:

趕緊在寒假結束前放多一回上來,為【血薔薇】爭取曝光率~

上面都說了是廢話,別打雨夜!(擋

薔薇:她是瘋的,不用理她……^^

雨夜:喂喂、我是妳母親耶——

薔薇:還請大家繼續支持薔薇說的故事喔~

雨夜:……(淚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 雨夜 的頭像
紫 雨夜

下一站~童話國 Kingdom of Story這是以自娛為主要目的的窩

紫 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