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行』。」

 

  話音落下的頃刻間,我聽到了房內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氣,這已經是見慣不怪的事情了,就算是吸血鬼聽到我這種能力也會禁不住露出驚訝神色。到目前為止,聽到我的能力之後能夠臉不改容的人有兩個,一個是我的獵人哥哥,另一個是雨。

 

  我輕輕瞇眼,回想起起當初碰見雨的情景——

 

 

  植滿枯樹的森林中,空無一人,冰冷刺骨的寒風不時吹過,吹起地上為數不少的枯葉。

 

  突然,一個黑影閃過——

 

 

  「小羚羊,往前面再跑一會兒就到了——」

 

  一隻幼齡的羚羊在枯樹之中穿梭,疾風飛馳;羚羊的背上坐了一個血色眸子的小女孩,女孩及腰的純黑色曲髮在風中飄揚,女孩把上半身緊貼著羚羊,看不見她那精緻卻毫無血色的臉。

 

  女孩雙眼瞇起,寒風颳過她的臉,讓她張不開眼來;女孩雙手緊緊圈著羚羊頸子的同時,雙腳卻未有夾住羚羊身軀,反而無力地垂在兩旁。仔細一看,女孩的雙足底部竟然微微淌著血,滴落的血滴染紅了地上的枯葉,在女孩和羚羊走過的地方留下蹤跡。

 

  羚羊的角被樹枝纏住,羚羊慌亂地拔腿想往前跑,卻被纏得更緊,角的根部更開始沁出血……

 

  「小羚羊——」女孩被羚羊的動作嚇到瞪大雙眼,雙手卻依然圈著羚羊的頸,生怕一動就會掉下來,「停下來!!」女孩困難的伸出左手,觸向羚羊被纏繞的角,她的手心泛起光暈,覆蓋羚羊的角。

 

  光暈馬下又消失,緊纏羚羊角子的樹枝已斷掉在地上的枯葉之間。

 

  女孩收回左手,再次抱緊羚羊,由羚羊快速奔跑。可是一抹血色身影卻在她前方的空中飛過,女孩的視線被血影吸引了,輕輕一拍羚羊,「跟著它。」

 

  聞聲,羚羊立即止住腳步,改變方向,追逐著血影。讓女孩不敢相信的是,血影的速度似乎比羚羊的跑速還要快,這個血影——

 

  女孩唇一彎,柔聲對羚羊說,「小羚羊,看好了……這個便是吸血鬼了,千萬不要被他捉到,他是我見過跑得最快的……」

 

  羚羊繼續向著血影奔馳,女孩知道羚羊已經把她的話聽進去了。

 

  「……這個雨森林太過危險,你以後除非有我伴著,否則就別再來了。」

 

  女孩眼利,捕捉到血影竟然不只是一隻吸血鬼,血影的手裡還提住了一個小小的人。細小的身體混身是血,肉眼分不清是人血還是動物血,可是,女孩卻靠著迎面而來的風裡的氣息分辨出來了。

 

  女孩露出驚嚇的神色,「是人的血——那是人!小羚羊,你留在這裡不要動!我去追他!」

 

  下一秒鐘,羚羊背上的女孩已經消失不見,空中反而又閃過一個身影了。

 

 

  女孩心急如焚,本來已經潔白的臉顯得更加蒼白。

 

  那隻吸血鬼,咬了人類,在雨森林中!這個地方會有獵人找到的,那個人類不安全。女孩看得很清楚,那是個女生,年紀跟自己差不多,最多只有六歲。

 

  是孤兒麼?不然怎麼會被只能夠在夜間出沒的吸血鬼看上?

 

  女孩雖然說了這個血影的跑速很快,不過她沒有說的是——她自己的跑速肯定凌駕於他之上。不消一分鐘女孩已經追上了血影,女孩手往腰間一掃,抽出幾枚銀針,素手向前一揮,銀光閃過,空中的血影直直掉了下來。

 

  女孩這才放慢腳步,從吸血鬼的手中拉出混身是血的小女孩。

 

  纖細的白手輕輕抹去小女孩臉上的血跡,視線往下一落,便發現了小女孩頸上兩個顯赫的牙洞。

 

  「該死的吸血鬼……人家還沒止血你就扯住她跑?」女孩不由得挑起眉,冷冷地望向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吸血鬼,「這血還在流耶,你不把她的血喝個乾淨,把她的命吊著,真的沒人性得很。」

 

  吸血鬼只有乾著急的份,幾枚銀針分別刺了在他身上不同部位,入肉五分,牽一髮傷全身,輕則手腳盡斷,重則內臟盡傷。

 

  吸血鬼雖然失去了部份正常人類擁有的身體功能,但若內臟盡傷就肯定是活不了的。

 

  定睛一看,這小女孩也是黑髮,不過比起自己的短了點,而且是直的;女孩眨了眨眼,這個小姑娘她看了就喜歡,得帶回家。

 

  女孩又看看吸血鬼,「獵人大概很快就要到了,你自己看著辨,這人我就帶走了,再見——不對,是後會無期。」接著又煞有介事地向吸血鬼揮了揮手。

 

  女孩一下子便把毫無反應的小姑娘背起,吸血鬼還來不及眨眼,他眼前的兩人已不見了。

 

 

  「吶……妳什麼時候才醒?」女孩語帶點不耐煩,雙手托著頭,身旁一隻羚羊乖巧地跪坐著。

 

  ……不耐煩是應該的,女孩心道。

 

  這個長相姣好的小姑娘被她帶離開雨森林之後一直沒有醒來的跡象,但是呼吸依然。

 

  女孩一個不耐煩,揪住她的衣領猛搖,這一搖,她倒是醒了。

 

  「水……」她眼都沒開,便蹦出這個字來。

 

  女孩聽了心便煩,這裡哪有水?天下著微微的細雨,她倒不能讓這小姑娘喝雨水吧?

 

  「妳叫什麼名字?」

 

  「我……」小姑娘困難地張開眼,頓時呆了。她發誓這是她見過最好看的臉。

 

  女孩嫣然一笑,「耍不然我給妳取個名字,好不?」

 

  小姑娘點了點頭。

 

  「嗯……今天在下雨喔……就雨,雨水的雨。」女孩面露喜悅,「我叫寧夜.薇安爾,妳以後便隨我姓薇安爾,這便沒人敢找妳麻煩了。」

 

  「嗯。」

 

  「不過啊,」寧夜頓了頓,「妳剛才被吸血鬼咬了,變不回人類了,過多兩天妳便正式成為吸血鬼了。有沒有什麼想問的?沒有我們就回本家了。」

 

  雨此時還來不及驚訝,她楞楞的開了口,「妳是什麼?」

 

  「我啊,是日行者。」

 

  「啊……好酷……」

 

  女孩苦苦地笑了,在自己手腕劃破一個傷口,遞到雨的口前,「喝了它,在妳四肢未算抽搐得最嚴重的時候,喝了便會減輕痛楚。」

 

  雨尚在變異的階段,人類的本能未完全消失,所以在寧夜要她喝下血的時候,她只覺得血腥味令她想吐。但是口渴得無力的她,只得一口一口吞下在寧夜手中流出的血。

 

  「雨.薇安爾,記住這一天,然後變強,成為我忠心的使者。」寧夜輕輕地說著,像是在說著什麼簡單不過的事情一樣,「妳不需聽從別人的話,只要聽從於我便行了……」

 

  這個時候神智未算清醒、年紀小小的雨,怎麼都想不到,在十年後,自己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會在酗血的世界掀起怎麼樣的風波……

 

  在十年後,雨依然忘不了這一天的情景……

 

  在十年後,雨的主人只有一個——寧夜‧薇安爾,那個被人稱為「血薔薇」的吸血鬼……

 

 

~回想當初,妳有沒有一種「不過如此」的感覺呢?~

(2317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 雨夜 的頭像
紫 雨夜

下一站~童話國 Kingdom of Story這是以自娛為主要目的的窩

紫 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