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的眼睫毛輕輕地顫了一下,似乎也是想起了那一天。我不禁猜測,那一天對雨來說到底有什麼意義?

  另一種生活方式的開始?

  舊生活方式的結束?

  說回來,那一天對我來說,又有什麼意義呢?

  那天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雨,到了現在,已經是對我最重要的人,已經不是十年前那個脆弱的小女孩。

  由我親自教授各種打鬥技巧、禮儀、知識、連思想模式也與我相仿的雨,到底有著怎麼樣的實力?假如有一天,這個我信任的女生背叛了我,免不了是一番苦戰……雖然是已經向我表示忠誠的人,但是卻被我賦予了違反我命令的權利……

  寧夜‧薇安爾,妳到底發了什麼瘋?!

  我望向段修恩——這個極富天賦的男生,若要是我的敵人,對我是多麼的不利。

  「你叫段修恩,對吧?」我走向他,磚下伸手握著他的手,「你幾歲了?」

  「……二十。」他臉紅了?

  二十啊二十,怎麼就比我大整整四年?我不滿意地挑起眉。撿他回來的時候就知道他應該比我大,不過也不是四年吧?

  「真老……」雨嘟嚷著。

  我看著段修恩的臉上漸漸變黑,笑了,「恭喜你正式成為永恆的二十歲,我們是不會為變異者計算年齡的,只會說你死了多少年。」頓了頓,又說,「就像是雨,她已經死了——」

  「姐姐!」雨的臉馬上漲紅了,似乎不願意被別人知道她「死」了多少年。

  「算了,我家雨不想告訴你就算了。我明天十六歲生日,正式繼承薔薇血族當家一任,雖然一定會有些『小風波』,不過你們都要在明天進行認主。」我毫不著急地說著,「都是些表面的功夫而已,所以你們若是在明天出了什麼錯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認主儀式很簡單,你們要對著我行一個標準的血族通用禮儀,然後我會唸一大堆不知道是什麼的鬼東西,最後我會割破手碗,讓你們每人喝下血便完成了。這是大概的過程,細節的部分會由雨告訴你們。」

  「嗯……」喂喂,我很認真的,你認真點回應不行嗎?

  「明天一定不會順利完成認主儀式的,很有可能到一半就會有人跑出來搞破壞,你只管顧好自己便行。」我掰開他緊握著的手指,在他的手心割破一個口,鮮血流出,「千萬不要讓別人拿到你的血,後果很危險,若你不護好自己,那我也救不了你。有『能力』的人不少,我要你成為脫穎而出而出的那一個,這樣你才能像雨一樣,安全地留在我身邊。」

  接著,我的手心泛起白光,覆蓋段修恩的傷口。

  「……對了,這也是我的能力、嗯、之一。」他的傷口在我和他的注視之下復原,「我的能力太多,我想我不能全部都跟你解釋。」

  「……那個女生,雨是吧?」段修恩忽然開口問,雨卻別過頭,不想回應他。

  我莞爾,「我代她回答你。」

  段修恩神色自如地望著我,「雨的能力是什麼?」

  話畢,雨的身體立即僵硬了,目光也變得渙散。

  我也不由得一楞,這個段修恩怎麼問的問題都是別人不想提的事?

  過了許久,我才說,「雨的能力是——沒有。」

  「沒有?」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對,沒有。不是每個吸血鬼都擁有能力,有與沒有在乎於製造者和吸血鬼自身的天賦。」我緩慢地解釋,「咬、並使人變異成為吸血鬼的人,我們稱之為製造者。若製造者本身擁有能力的話,被咬的人便可能承繼製造者的能力;但在這個『承繼』的過程中,能力會一層一層地減弱,所以若製造者本身不是純正吸血鬼,又或者他本身是變異者的話,被咬的人能承繼能力的機會便會減少。」

  「此外,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天賦,但也不一定有能力。天賦也可以落在武技方面,那麼那個人的體能便會比一段吸血鬼高。當然,天賦也是可以『承繼』的,若製造者的體能較高,被咬的人也可能承繼到他的體能。」

  「雨沒有任何能力,但是她的製造者是個速度很快的吸血鬼,所以雨的體能很好。這是我不能和她比較的。」我到了這個時候才鬆開他的手。

  段修卻再次露出疑惑的眼神,「那妳……」

  「不用問了,我是純吸血鬼,沒有所謂的『製造者』,『日行』是與生俱來的能力。」

  「但是雨的製造者——」

  「這個也不用問了,雨的製造者不是我,是一個速度快得可怕的變異者,死了。」

  「那我——」

  「這個你問也沒有用,我都不知道你的製造者是誰!」我額角爆出青根,「為什麼你要問我?我不是安排了雨給你們這些人當導師了嗎?」

  「姐姐,我討厭這個人。」雨幽幽地說著,微微瞇起眼望著段修恩。

  「哎呀,段先生,你被討厭了。」我幸災樂禍地笑道,看著房內安靜了很久的人們一個個臉色變黑。

  雨這麼說他們的主子,臉當然黑了。

  「你很好啊,有一群忠心的下屬。」我對他說,「希望他們以後都這樣忠心。」

  有一個女生,忽然爬起來衝著我大叫,「妳這是什麼意思?!我們是不會背叛少爺的!」

  「誰讓妳吵了?」我手指輕輕一彈,她整個人被扔回去。

  另一個女生把她扶住,「阿瑰!」

  我笑了出來,向段修恩說,「他們的名字是你改的?」

  「不是。」

  「他們這麼『自由』啊?雨的名字是我取的。」

  雨溫柔地笑了。

  「嘖!」阿瑰無力地躺在另一個女生懷中,「連幫自己取名字的能力都沒有!」

  「我說,妳、很、吵。」我再彈指,她被扔到房間的另一角。

  「啊——」

  我偷偷地瞄了段修恩的表情,他只是輕微地蹙眉。

  「我不替你們取名字,代表你們連讓我重視的資格都沒有。雨擁有薇安爾的姓氏,是我親自承認的妹妹,在薔薇血族裡面的身份與我無異,只要她想,她隨時可以把妳殺掉!」我站起來,慵懶地看著段修恩,「看來你的人也不怎麼樣呀,你這個少爺都沒出聲他們吵什麼?何況現在我才是他們的主人?」

  房內其他人都不敢作聲,連被我扔在一角的阿瑰也沒有再動。

  我舉起左手,嘴唇勾起弧度,「我輕輕的一個響指,你們就可以馬上跟這個世界說永別了——要不要試試看?」

  段修恩慢慢地站起來,走到我的面前。他的身材很好,站著的時候起碼比我要高上一個頭,黑色正髮一瀉而下,令他整個人看起來十分妖魅。

  他伸手握住我舉起了的手,放到他面前,他彎下身,黑髮擋住了我的視線。我手背傳來溫熱的觸感——段修恩吻了下去。

  段修恩抬起頭,微微向上勾的紫色桃花眼盯著我,「我已答應服從於妳,妳當然可以取去我的性命,我願以性命換我身後全部人的安全。」

  「若你的命是我的,那麼,你認為你有權利以性命來與我交易嗎?」我冷冷地說著,「發一個誓吧!說,你永遠只侍候我和我的後人。」

  段修恩單膝跪下,依然握著我的手,「我段修恩發誓,一生只侍候及聽從寧夜‧薇安爾及其後人,不得背叛,否則——」

  「否則你就吃一頓豐富的人類晚餐,然後等死吧。」我嫣然一笑,「這樣可好?」

  「……好。」


~永遠都不要背叛我,我便不會背叛你。~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 雨夜 的頭像
紫 雨夜

下一站~童話國 Kingdom of Story這是以自娛為主要目的的窩

紫 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