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則你就吃一頓豐富的人類晚餐,然後等死吧。」我嫣然一笑,「這樣可好?」

 

  「……好。」

 

  或許段修恩現在不明白我為什麼要他許這種對人類來說無聊至極的誓言,雖然如此,不過我不打算跟他解釋。

 

  等到某一天,若他真的違背了他今天的誓言,到時候讓他自己去嘗一嘗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就好。

 

  我輕輕抽回我的左手。

 

  剛才我騙了他。他們還沒有喝下我的血,我不能夠以一個響指便奪去他們的性命。看來這個表面好像很精明的少年,還是不夠細心,太容易相信別人了。

 

  「段修恩,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在右手的手腕上割破一個口,鮮血冒出來,「為安全起見,你和你的人現在就要喝下我的血。」

 

  我把冒著血的手腕遞到他面前,「喝下去。」

 

  段修恩雙手捉住我的手,嘴唇覆上我腕上的傷口,我能感覺到血液從手腕抽離。

 

  他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

 

  段修恩完全表現出一個初生變異者本能性的飢渴,一口一口地吞嚥我的血液,甚至吸吮我的手腕,想要獲得更多的血液。

 

  「該停了。」我說。

 

  段修恩被我輕輕地推開,他抬起頭,露出了他兩顆尖銳的獠牙以及他已經變得血紅的瞳孔。不對,我蹙眉……

 

  「雨,按著他。」

 

  被雨按在地上的段修恩從喉嚨發出低聲的吼叫,雙目貪婪地注視我的手腕,目光漸漸移往我的頸項。

 

  「先生,我拜託你清醒一點,我知道你很渴,不過我不是你的血液提供者,沒有義務給你血耶。」我按壓著手腕的傷口,「現在只是例行的給你血,不是要你把我的血吸乾。我不管你以後吸誰的血,動物也好吸血鬼也好,除了我和人類,誰都可以。」

 

  他的目光變得銳利,房內的溫度再次下降。

 

  「要你們現在喝我的血,就是為了讓你明天不會在所有人像現在一樣面前失控。」

 

  幸好、幸好雨也在這裡,可以把他制止,不然只有我的話……

 

  我的手腕因為失血而發麻,本來已經不能算是和暖的身體變得更加冰冷。

 

  這是我唯一的缺憾,也是薇安爾一族歷屆承繼到『日行』的成員的缺憾。我們的身體為了融合這種太過霸道的能力,被迫放棄一些能力。

 

  所以我除了不能進食固體食物之外,身體內的血液非常少,體溫亦非常不穩定。

 

  所謂的等格交換就是這樣了。

 

  「姐姐,妳沒關係吧?妳……」雨的雙手繼續向段修恩施力,卻未能阻止他使氣溫急降。

 

  「是我失察了,我沒料到他竟然是這種能力,這種完完全全剋制我的能力,也沒料到他會如此失控。」我感受到我的體溫急劇下降,按壓著左手的指尖已經開始失去知覺。

 

  雙腿也開始無力的我,腳步蹣跚地走向床,這短短的幾步路,我已經絆倒了自己好幾次,最後我倒在大床上,失去意識——

 

 

  薔薇一早就說了每件事情都是有代價的啦。

 

  就算是寧夜也不能夠逃避這種命運呢!儘管『日行』不是她願意擁有的能力,她甚至排斥這種能力,也需要付出代價。

 

  寧夜與生俱來已經擁有很多能力,『日行』、『復原』、『速度』,還有——還是之後才說吧,她擁有的能力實在是太多了。

 

  然而,為了這一大堆她不想擁有的能力,她付出了好大的代價。

 

  在很久很久以前,薔薇聽著寧夜說她的過去時,薔薇哭了。薔薇已經不記得那時的情況,但是薔薇記得,自己確確實實地哭了。

 

  是怎麼樣的一個故事,才能留在人的心中久久不散?

 

  一個,不完美的故事。

 

  一個,有遺憾的故事。

 

  親愛的看倌們,薔薇早就跟您們說了不喜勿進啊。

 

  喂喂、薔薇也說了不要揍我啊——!

 

  薔薇知道自己是欠揍,不過失別揍,揍死了沒人給您說故事、別揍!

 

  呼,不過我家寧夜也真是命苦,父母雙亡、家人盡失、體質過虛。話說回來,寧夜不是唯一一個獨特的人,薇安爾一族的人只要擁有『日行』的能力幾乎都是與武技絕緣的,就算沒有,體格也好不到哪裡。只有那些不清楚這一點的人才會以為『日行』是天賦,如默德.薇安爾,他一直也很渴望擁有這種逆天的能力。

 

  寧夜、雨、甚至以後的段修恩,都知道這是無法擺脫的咀咒。

 

  從了體弱這個共通點之外,薇安爾一族當家還有一個相似的地方——寵物。薇安爾的血統好像不同於正常吸血鬼的血,不會讓動物產生恐懼,反而有時候,可以跟牠們說話。

 

  基於這種原因,幾乎每一任當家都會隨身帶著一隻『生物』。

 

  寧夜的是羚羊;知道寧夜的父親是什麼嗎?

 

  ——貓頭鷹。

 

  據說還真的有一位薇安爾一族的先祖以蝙蝠做寵物的,很合乎吸血鬼的形象吧?

 

  不過只是『據說』而已,畢竟吸血鬼在那個時候還沒有現在的高度智慧——應該說他們不懂運用自己的智慧在這些地方,他們的智慧都得用在如何獲得更多的血液。在沒有『高度智慧』之下,吸血鬼是不懂得用文字記載事情的,所以有很多事情已經被遺忘了。

 

  扯得太遠了,我們先說說寧夜。

 

  寧夜的家族——薇安爾一族,即也是吸血鬼之間所稱的薔薇血族,是一個歷史非常悠久的家族,最初的血脈來自西方,這就是他們姓薇安爾(Myawn)的原因。但是因為已搬遷到無人類的地方多年,所以生活習慣已經不再與西方接軌;而且擁有『日行』能力的族人也曾到東方人類世界生活,反而沾了不了東方的文化,多數時間都說中文,姓氏也只保留了中文的譯音,姓名則很隨意。

 

  經過許多年的發展,家族變得非常強大,對於挑選當家有一些標準。

 

  第一,必須得薔薇血族中起碼兩名長老認同。

 

  第二,必須擁有絕對服從於自己的屬下。

 

  第三,必須擁有『日行』的能力。

 

  其實只要符合以上三項條件,在當上當家一位之後,也沒有人敢作反了。

 

  可悲的是,總有一些人會對當家不滿。

 

  先不說這個(有太多人會對當家不滿了)。

 

  薔薇血族每一任的當家都會有自己的稱,就像是中國古代皇帝的帝號,多數都是後世的人給的稱號,而不是當家自己決定的。稱號取決於當家的行為、事蹟或是給外人的印象。

 

  寧夜父親的稱號是『月薔薇』,因為他的貓頭鷹和他總是在有月光的夜晚才會公開露面,而且他是少數擁有『日行』能力,但卻喜歡在晚間出沒的薇安爾一族成員。

 

  是薔薇血族行為最神秘的當家之一。

 

  但是,寧夜怎麼都想不到,在許久之後,別人給她的稱號會是——

 

 

  殺戮使者,『血薔薇』。

 

 

~不能流芳百世,也應遺臭萬年;只要能名留千史,妳還可以付出什麼?~

(2315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 雨夜 的頭像
紫 雨夜

下一站~童話國 Kingdom of Story這是以自娛為主要目的的窩

紫 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