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你走過的路 我回來了,

就像是童話一般 很完滿嗎?

我唱著萬年之歌 守護約定。


銀鈴 笑聲 樹之精靈。

黃昏 日落 夕陽消失。

森林 樹下 說過永遠。


回憶起那天的臉孔 似乎遙遠 卻未模糊。

說不清那天的事情 似乎複雜 卻又淺白。


沉默的鐘聲 再響起;

凝結的溪水 淙淙流;

落淚的野狼 在悔過;

真實的謊言 太真切。


回憶起那天的話語 似乎兒戲 卻又沉重。

說清楚那天的事情 似乎容易 卻又困難。


迷途的信鴿 沒回家;

折翼的天使 遠飛走;

一剎的永遠 逝去了;

歌姬的約定 被忘掉。


沿著回故鄉的路 我看見你,

真的像童話一般 完滿了嗎?

歌姬唱著永遠的 命運之歌……

2012.10‧20 10:00

這個本來是說想寫押韻的,不過嘛,香港人要寫些用國語讀出來押韻的東西確有難道……(加上這篇本來就不押韻嘛!)
算了,平仄什麼的都是浮雲(誤

這篇主要是說一個歌姬小時候跟別人的約定,別人大概(?)是沒有守約,歌姬長大後依然記得那個人的臉孔和幼年時的話語,但是那個人已經忘掉了。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這篇應該是「那個人」(←按下去)的前傳(被揍

留言啊啊啊啊——

留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 雨夜 的頭像
紫 雨夜

下一站~童話國 Kingdom of Story這是以自娛為主要目的的窩

紫 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