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很痛……

 

  我嘗試舉起手……動不了。 

  想要轉過頭……依然是動不了。 

  「雨,」我睜開眼輕喚,「妳在哪兒?」 

  「姐姐,是二夫人她……」雨的聲音聽起來很為難。

 

  「我知道是她的藥。」 

  「……二夫人帶了妲姬長老來,雨阻不了。」雨走到我前面,讓我能看到她。 

  我蹙眉,我知道妲姬是誰,「又是那兩個老不死的廢物。」 

  「……嗯。」

 

  妲姬.薇安爾,薔薇血族現任的長老之一,無原故地十分喜歡老狐狸。有時候我想,她這個沒兒沒女的老女人是不是把老狐狸當作自己的親女兒了,明明活了上百年,看著薔薇血族好幾代當家位置的轉換,腦袋依然是比桃木更堅固,竟然會對一隻不知道從哪裡死出來的狐狸產生好感…… 

  她是不受我重視的人之一。 

  薇安爾一族有個不明文的規定——一旦當上當家,至死方能退位。 

  而也基於薇安爾一族每一代通常只有一個擁有『日行』能力的孩子的原故,族裡面的長老們也通常是懼怕陽光、過了上百年都死不去的人。妲姬.薇安爾就是這些廢物的其中一員,所以理所然地不被我重視。

 

  反正這個世界上的廢物為數不少,我只是恰好碰上了一個極品而已。 

  「不過這次藥效控制得還蠻好的,起碼留了說話的空間給我。」稍微整理思緒,我看向前面,有一面很大的鏡子。 

  鏡子中的我坐在華麗的雕刻木椅上,身上再不是穿著那套黑色百摺裙,換上了藍色抹胸的長晚禮服。禮服前面的裙擺只遮住大腿三分之二,後擺卻長至委地。用的布料穿上身還真的蠻舒適,是絲綢呢,儘管是由兩層不同深淺藍色的薄絲製成的裙擺,還是輕得可怕。雨剛才走過我的身旁也掀起起裙,還真是飄逸。 

  對比起下半身的輕巧纖細,上半身因為沒有肩帶的關係,要固定位置,腰際的布就緊得多了。

 

  要不是我現在四肢都沒有感覺,我大概會麻到跳起來。 

  左右手都戴上了包裹至手臂的藍色絲質手套,貼得很,就算覆上了一層布料,手指的關節也依然看得出來。完全沒有一般戴上了手套的那種臃腫的感覺。 

  整體上是很漂亮,很像西方的洋娃娃。 

  唯一不足的,應該是凌亂地散落在我身側的頭髮。

 

  「雨,段修恩那些人,怎樣了?」難得我救了初生者回來,被收作本家公用可不好。 

  「我把他們送到紐頓先生那裡,紐頓先生說他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好好』?妳說『好好』?」我的心頓時寒了,到了那家伙的地方還會好?死不掉已經是奇蹟了,「哥哥跟妳說他會好好照顧他們?」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雨疑惑地看著我。

 

  「……太不對了。」算了,初生者生命力頑強,死不了的,「老狐狸有沒有說藥效什麼時候會散退?」 

  「那個……二夫人有留下解藥。」 

  「解藥?」 

  「嗯,但是不吃的話還有半個小時藥力才會散退。」

 

  是藥三分毒,更何況是老狐狸親自調製的『解藥』,一個不小心我吃了之後死了那怎麼辦? 

  我可不想將當家的位置讓給默德和老狐狸還未存在的兒女。 

  「不了,就半小時罷了,我等。」說著,我有點咬牙切齒,畢竟我不喜歡受束縛,坐著半小時不會好受。 

  但是我真的不想用老狐狸的所謂『解藥』。

 

  當然也有別的原因,但這時我沒有說出來。 

  「那麼我先去紐頓先生那裡,確定一下人數有沒有無故減少好了……」雨擺出有點無奈的表情,乾笑了兩聲。 

  「雨,妳先去幫我拖住妲姬,我不想她再有什麼行動。」 

  「嗯……」雨輕輕地點頭,「那麼、雨先退下了。」

 

  在鏡中看著雨退下的身影,我心中忽然有種異樣的感覺—— 

  只有我獨自一人—— 

  「雨,幫我綁起頭髮。」我的聲音顫抖。 

  「是的。」雨回來,提起我長長的曲髮,冰涼的手指接觸到我的頭皮。我開始有點安心了。很快,我的頭髮被她編成了一條麻花辮。她蹲下,親吻我右手的手背,「姐姐,妳永遠都是雨的姐姐。」

 

  離開的時候,雨低著頭。但是我沒有忽略她臉上,那似乎很幸福的微笑,很淺很淺,但我看到了。 

  ——儘管我這時還不清楚什麼是『幸福』。

  

 

  雨森林另一端出口——紫羅蘭花園。 

  卡靈雅本家。 

  陽光透過落地的玻璃照進這房間裡,映出不同的顏色。亞麻色短髮的少年坐著,手提住有著精緻花紋的陶瓷杯擱在腿上。純白色的襯衫在他身上穿得一絲不苟,有點長的瀏海遮掩住他的雙眼,五官輪廓清楚得像是用刀削出來的一般,似是一座希臘神話人物的石雕。

 

  陽光灑在他身上,搭配著少年安逸的神色,宛如一幅洛可可時期的畫作。 

  叩、叩、叩! 

  敲門聲音破壞了這種美好的寧靜,「進來。」少年開口說,聲線直抵天籟。 

  門一下子打開了,另一個少年走進,把門關上,身體靠在門上。他有著與另一個他相同的髮色、一樣的外貌……還有完成不同的氣質,水藍色的眸子裡盡是不耐煩。

 

  「哥,拜託你動一下,我有話跟你說,不想看你裝石頭。」他雙腳交叉,手插在褲袋子裡。 

  「我不動並不礙你說話。」他唇瓣輕輕開合吐出字句,似多動一點也不願意。 

  「拜託,我沒有這種能耐對著石頭說話。」他的語氣帶點暴躁,如劍刻的眉也皺起。 

  坐著的他睜眼——水藍色比另一個他還要淺一點,「看來本家一沒有貓你就暴躁不安了呢,要不我……」

 

  「不要!本家不需貓!」他忽然就激動了,站直身體,「是我錯!對不起!」 

  「怎麼我感覺不到有歉意呢?」他的臉上掛上淡淡的笑,在另一個他的眼中看起來特別恐怖。 

  「嗚嗚~對不起~是我的錯~~」竟然開始裝哭了。 

  「有什麼事快點說。」他說,不想再跟這個白痴糾纏下去,儘管他跟自有血緣關係。

 

  暴躁的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發亮的眼睛,「我只是要說,婚禮今天晚上舉行,因為要遷就身為吸血鬼的薇安爾一族……」 

  「薇安爾?!」他忽然站起來,陶瓷杯掉到地上,熱騰騰的茶倒在他的褲管上,「雷影你再說多一次!」 

  「是薇安爾一族沒錯……」他怎麼不知道自家大哥有這麼激動的一面?激動的一直只有他啊! 

  「名字?她的名字?」

 

  「寧夜.薇安爾……」雷影放在褲袋裡的手悄悄地門打開…… 

  「是她!」他低聲叫道。 

  踫! 

  門迅速被關上,雷影已經溜了出去……今天大哥怎麼了?太反常了、不對……這到底是不是諾影.卡靈雅?太不正常了……

  房內的諾影拳頭緊握。 

  是她了!

 

~幸福要來了,妳有資格接受嗎?或者說,妳知道什麼是『幸福』嗎?~

(2331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 雨夜 的頭像
紫 雨夜

下一站~童話國 Kingdom of Story這是以自娛為主要目的的窩

紫 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