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下來的半個小時,我只能夠等待,等待四肢回復感覺。 

  過了五分鐘,我感覺到我的四肢傳來麻痺的感覺……這是藥力散去的現象。看來不需要半個小時啊。老狐狸定是沒有把我那復原力極高的身體算進去,才會給了半小時這個數。果然,沒十分鐘我已經可以動了。 

  這就是她以前想毒死我,卻永遠不成功的原因。 

  這也是作為薇安爾一族長女的唯一好處。 

  我鬆了鬆手腕,尖尖的指甲在左手食指尖上劃出一個口,鮮血立刻流出來。趕緊在傷口癒合之前,用血在門上寫上『TAKI』的字樣,然後在字的正下方畫上眼睛的圖案。 

  「妲姬,我真的非常不喜歡妳……」我低聲自語。 

  眼睛上加上一把劍。溫暖的鮮血沿著圖案流下,平面的眼睛像是流著血一樣,詭異的紅。 

  這是薔薇血族獨有的溝通方式。用血液畫出簡單的代表性圖案,其他族人看見了便會接收到畫者想表達的意思。吸血鬼的嗅覺很靈敏,尤其是對血液,所以這種傳話方式非常快捷。 

  只要是薔薇血族的成員,就會知道。 

  我留下了訊息,然後,離開了。

 

 

   

  「妲姬長老,請問您打算去哪裡?」 

  「我去哪裡用得著妳這死丫頭管嗎?注意妳的身份!」 

  「我當然管得著。」雨冷冷地看著面前的年輕婦人。這個女人不是好東西,要不是要纏著她不給她去找姐姐,她一點都不想見到這個死女人。 

  「妳這個要死死不去的野丫頭!」妲姬氣得快跳起來,尖銳的指甲往雨的面門刺去。 

  雨伸手擋住前來的尖刺,掐住妲姬的手腕,兩人的臉相隔不過一個拳頭的距離。妲姬面目猙獰,手上又加了幾分力。 

  「妲姬,注意妳的用詞,什麼野丫頭……」雨刻意讓自己的指甲在妲姬的腕上劃出傷口,「注意我的身份?我的身份比妳這女人低嗎?我是薇安爾一族的兒小姐,而妳呢?當不成當家的無能長老。」 

  「妳……」妲姬語不成句,想收回自己的手又收不成,眼看著血不斷流出。 

  該死的!這個野丫頭甚至連看也沒有看她,視線直直的穿透了自己! 

  「妳忘了嗎?我來提醒妳,妳身上流著的血,只有那麼一丁點兒是屬於薇安爾一族的。妳的前幾代祖先中都沒有一個是純血,血緣淡得不能再淡,妳才是那個要死死不去的野丫頭!」雨勾了勾嘴角,徹底表現出她對妲姬的不屑一顧,「比起妳這個賴死在族裡的廢物長老,我強多了。」 

  「廢物長老?妳強多了?笑話!」妲姬用力把手向前刺,手背青筋都現了出來,「妳這個兒小姐將來也只有當長老的份兒吧!野丫頭!」 

  「本小姐才不會像妳一樣,想這些超越自己本分的無謂事情呢!」雨不以為然,「我的工作就是要保護好姐姐,並除去對姐姐不利的事物……我還在思索要不要把妳也列席為不利事物呢。」 

  「走狗!」妲姬失控大叫。 

  「……妳大概是眾多對姐姐不利的事物裡最弱、最無能的一個了。為此感到光榮吧。妲姬。」雨的語越發平淡,手施力,把妲姬的手腕骨捏碎。 

  妲姬失聲尖叫,眼珠上佈滿血紅的絲,另一隻手也襲向雨。 

  又一聲尖叫。 

  ——妲姬完好的那隻手,被切斷了。 

  雨露出了厭惡的表情,「叫什麼叫,我還沒來得及斷妳的頸子妳就叫……」 

  「我要殺了妳——」 

  「……殺了我?」 

  看著雨臉上酷似寧夜的笑容,妲姬感到心寒。 

  「是誰殺了誰,現在還不知道呢……」 

  ——老天,她當年怎麼沒有殺了這個野丫頭——

  

 

  精靈的大宅內,亞麻色短髮的少年在宅內快速步行著—— 

  ——好吧,不是步行,他『步行』過的地方都快要颳起風了。 

  僕人紛紛回頭——大少爺今天怎麼了? 

  無視了奴僕異樣的眼光,他今天竟然連褲管沾了熱茶也作不理會,就這樣在宅內亂衝亂撞……天要變了啊…… 

  諾影的眉緊緊地鎖在一起,體質極好的他現在額上竟然冒了細汗。 

  ——是她! 

  ——是她了! 

  寧夜……寧夜……我快要與妳見面了。 

  到底多少年了?八年?九年?十年?她明明沒有死,為什麼不再來找他?

   只是吸血鬼和精靈而已,像現在這樣聯婚不就好了,這種立場總比吸血鬼和吸血鬼獵人好。明明以前他的父母也曾經與吸血鬼聯誼,雖然到了最後…… 

  那場大屠殺,與薇安爾一族無關的。 

  他這麼相信著。 

  他一直這麼相信著。 

  因為突然運動的關係,諾影臉上有點緋紅,他走到雙生弟弟房間的門前,直接把門打開—— 

  「去死吧!!」雷影大叫。 

  聽著與自己相同的聲線如此大叫著,諾影總覺得有點不安。 

  「你可以冷靜一點嗎?」諾影皺起眉頭,低聲說了一句。 

  畢竟門還沒關上,他不想吸引全家上下來看自家白痴弟弟獨自大叫。 

  但是顯而易見地,他的弟弟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依然持續大叫。右手上拿著飛標,不斷向另一方的牆壁甩出,左手拿著一大堆同樣的飛標,一枚甩不中,再甩第二枚……右手一把一枚飛標甩出,左手便馬上補充。 

  在那一方的牆壁上,貼著一張小貓咪的大頭照……而暫時也沒有任何一枚飛標正中貓咪的臉。 

  看到這東西,諾影本來皺起了的眉更是扭在一起。 

  「雷影。」他又喚了一聲。 

  雷影又甩出一枚飛標,就是中不了貓咪的面,「去死!去死!」 

  「雷影.卡靈雅。」他的聲音愈來愈沉靜。

  「給本大爺通通滾去死吧!」又是一枚不中的飛標——雷影小弟明顯地沒有留意到自家大哥已經站了在自己身旁。 

  「雷影.卡靈雅……」諾影用非常沉靜的聲音、搭配著木無表情的臉說,「我不知道你從哪裡源源不絕地找到貓的照片,雖然我非常欣賞你的毅力,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你再繼續甩的話,我會直接給你找一隻貓來解決你對貓的相思之苦。」 

  「哇呀————」 

  「原來你也贊同我的提議嗎?」諾影的聲音沉靜至極點,「我們還真是心有靈犀啊。」 

  「不是、不是!」雷影哭笑不得,他明明沒有得罪大哥啊,為什麼大哥今天一昧兒的找他的碴…… 

  肯是發生了什麼不正常的事情!! 

  「我要問你有關聯婚的事。」 

  果然是大哥情竅要開了嗎!!!<薔薇:對不起,但這也算是不正常嗎?>

  

~你急不及待想要見到她,然而,你確定她記得你嗎?~

(2195字)

廢話:

我實在太喜歡這兩兄弟的互動了啊>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 雨夜 的頭像
紫 雨夜

下一站~童話國 Kingdom of Story這是以自娛為主要目的的窩

紫 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