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血世界裡面,沒有任何親情可言,所以吸血鬼才會忠心於自己的主人。

 

  完全沒有背叛的理由,所以在這裡,應該沒有背叛吧?

 

  但是真的沒有親情嗎?薔薇對這一點非常不確定,至少,寧夜的母親和父親都是非常愛寧夜的。

 

  不能否認,在家族與家族之間、甚至於家族內的鬥爭若存有太多私人感情的話,會死得很慘。但是若不存在任何感情,只有服從的話,真的會非常寂寞。

 

  只剩下權力,這個世界會變得多麼可悲。

 

  只剩下權力,那些人一直在追求的,還有什麼意義。

 

  在權力鬥爭裡,沒有同伴的一方會失敗;過於相信同伴的一方會最早被殺死。

 

  其實啊,不去爭就沒事了啊!愚昧的人。

 

  無論是什麼地方也好,總是不缺乏愚昧的人。

 

 

  「屬下歡迎薇安爾小姐。」兩個待衛一致地把左手放在身後,右手拔出利指地,「雨.薇安爾小姐正在您的房間等待您。」

 

  我輕輕點頭,手在胸前劃了一個圈,示意他們不用理我。

 

  他們迅速把劍收回,並向我彎腰敬禮。

 

  我抬起頭,想要透過窗戶看看雨在哪裡,可是我的視線一落在建築物上,我才記起——這裡所有窗簾都拉下來了。

 

  因為一般吸血鬼不能照到陽光的緣由,薔薇血族的內部是黑暗的,沒有任何一個位置會被陽光照射到。卻因為我擁有『日行』的能力,所以我從不把窗戶掩住——我的生命已經有夠黑暗的了,假如再要我活在黑暗的環境之下我真的會痛苦得死掉。

 

  可惜啊,現在那幾個初生者在我的房間裡待著,我這麼難得把他們撿回來,總不能讓他們給陽光活活燒死吧。

 

 

  「……你們必須記住我說的所有事,在這裡你們的言行不能有一絲的差錯,要是你惹起了某些人物,我跟小姐也未必保得住你。」雨耐心地對著男女說,「不要以為自己已經變得很強,因為直到目前為止,你們並不能令任何事作出任何改變。」

 

  雨無奈地看著眼前這些男女,一個二個根本無心聽她說話,明顯地帶領著眾人行動的長髮男生更是坐了在房間裡一個最不起眼的角落。雖說剛才是自己要求姐姐把他們帶回來的,不過雨現在真的後悔極了。

 

  「假若你們想死的話,就不用聽了。」雨放棄。教武技還好,最討論教規矩了。還是等姐姐回來吧……

 

  於是就靜了下來。

 

  雨如釋重負地歎了一口氣,身體靠著牆,閉上眼睛稍作休息。

 

  長髮的男生看了雨一眼,隨後馬上把視線移開,觀察房間內的物件。

 

  ——比起自己本來的房間,真的很簡潔,甚至有點過於簡陋的感覺。男生如此的想著。

 

  那個自稱寧夜‧薇安爾的女生,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把他們一行人帶回來……有太多事情他還沒有搞清楚,加上此刻與自己同行的人為數不少,他也不能隨意行動。

 

  有時候,他真的十分討厭與人同行。

 

  「你們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吧……」雨手扶額,看似十分困苦,「關於這個世界的、寧夜小姐的、其他什麼的,只要我能說的我都會回答。就現在沒有其他人,快點,不然其他時候我可能答不了。」

 

  「那為什麼……」男生低聲道。

 

  「什麼?」雨挑眉,對男生想說的話非常感興趣。

 

  「為什麼妳要帶我們回來?」男生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聽得出他有點激動,「咬了我們的人不是妳,妳為什麼要帶我們回來?」

 

  雨望向坐在地上的男生,他剛才說的是『我們』,不是『我』,讓雨更加確定自己眼前這些人是一伙的——雨開始有點明白為什麼姐姐說若他們不聽從的話,就把長髮的那個男生帶走。

 

  雨眨了眨暗紅色的眼睛,「因為我覺得你們、跟我很像……」

 

  男生輕輕抬頭,顯見對雨的話感到好奇。

 

  「……其實也不是像,只是有點同情。」雨露出淡淡的笑容,「就像小姐十年前同情我差不多吧?」

 

  「妳說的小姐……?」

 

  「就是你們剛才昏迷之前看見的寧夜‧薇安爾小姐。」

 

  「那個人,」男生蹙眉,「是誰?」

 

  「應該會是……你們將來侍奉一生的主子。」

 

  侍奉?男生聽見這個詞彙,冷冷的哼了一聲。何時連他也要侍奉別人了?從來只有別人奉承他,他從未聽過他要侍奉他人如此可笑的笑話。

 

  雨看見男生的表情,笑了笑,「同時也可能是手握你們生殺大權的人。」

 

  男生立即楞住了,回神後馬上狠狠地瞪著雨,房間內的其他人反應幾乎完全相同。

 

  「怎麼了?似乎不太相信我的回答啊。」

 

  「你……憑什麼說?」儘管激動,但男生仍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雨依然看著男生,平靜了幾秒,便道,「因為,你們全部人,都欠小姐一個約定。」

 

  全部人馬上瞪著自己因變異成吸血鬼後轉變瞳色的暗紅色眼睛,怒視著雨。

 

  雨不急不忙地說,「希望你們不要忘記,剛才我家小姐救了你們的時候,說的話。小姐救了你們,只希望你們答應她一個要求,這樣的條件並不過份。而且,要是小姐沒有讓我把你們帶回本家的話,你們待在雨森林那種地方——不用一小時便會被其他家族的人發現,甚至可能是獵人。一旦有多過一個家族的人發現你們,想把你們納入自己家族的話……不論過程如何,最終你們只會被殺,更可能挑起戰爭。」

 

  似乎沒有人把雨的說話聽進,依然向雨投射帶殺意的眼光,讓房內的氣氛變得僵硬。

 

  「我也知道你們原本生活的世界也許有很多不同型式的爭鬥,但是跟這裡的完全不同。血世界的戰爭,絕對不只是武力和心計,你們若不投宿家族,則等於斷了自己的路。」雨的語調幾乎無起伏,像是在陳述一件再也普通不過的事情一樣,「你們應該慶幸遇上了小姐,頂著薇安爾家族的名義,要生存下去不是難事。所以就算要你們終身為小姐賣命,也是合理的事;你們的命,本來就是小撿回的……」

 

  叩叩!

 

  聽見敲門聲,雨停止說話,輕輕的吸了口氣。走到門前,伸手把門拉開——

 

  「姐姐,妳回來了。」

 

 

~信任的理由是什麼?我也想相信妳,不過,請給我一個理由。~

(2142字)

廢話:

發現自己常常寫錯字……

這回本來已經寫好了差不多兩星期,不過卻不敢放上來(捂臉

檢查了很多很多遍確定沒錯字才放上來的……

……始終還是不放心,所以各位看倌見到錯字的話千萬要告訴我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 雨夜 的頭像
紫 雨夜

下一站~童話國 Kingdom of Story這是以自娛為主要目的的窩

紫 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